为何外星人迟迟不来地球殖民

为何外星人迟迟不来地球殖民

有个主题好莱坞乐此不彼推出作各种电影作品,全球热话多年,近10年较知名的有《阿凡达》(Avator)、《异星入境》(Arrival)、《普罗米修斯》(Prometheus )《异星智慧》(Life)、漫威电影宇宙(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系列等。不管表现的方式是有蓝色长尾、章鱼形、异形、菌状或宇宙英雄(传统大头ET已少见),其共通点就是想像人类跟外星生物/外星人接触的情形。

这些话题听上去无法认真讨论,亦有点虚无飘渺,民间往往充斥神秘玄想和传说,文艺与电影创作无数,可是,还是会有科学家理性参与讨论,即使纯粹从「假设」的角度分享思考,只是谈论不同「可能性」,亦认为有一定意义。

就传媒报导所见,不少人较着视在天文学家、物理学家等背景人士分享,最受广泛注目的一位莫过于霍金,自从2010年他在Discovery Channel节目《霍金的宇宙大探索》( Into the Universe With Stephen Hawking)曾比喻「假如」人类跟外星人接触,可能像15世纪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一样,对当地土著造成严重损害,情况并不乐观。他的前设当然是外星人拥有的技术水平比人类要高得多,两者相接,人类就像置身美洲土著一样处于劣势。

撇开霍金近年又有意推动「寻找」外星文明计画,好奇心「突然」盖过了恐惧的举动。去年,Rebecca Boyle撰文交代一些科学家对外星人的看法,大致来说,物理学家Mark Buchanan天体生物学家David Grinspoon站在霍金一方,同样在疑虑接触外星人的风险,Grinspoon也有个比喻,问我们若置身丛林之中,明知四周满布饿狮,是否会跳下树大声叫嚣?老实说,这比喻虽然形象生动,却也异常夸张。

生物学家威尔森随谈「不怕外星人殖民」

反而,令笔者较为欣赏的另外一些说法,上述霍金等人并不在名单之内,乃出自著名社会生物学家爱德华.威尔森(Edward O. Wilson)及SETI研究中心主任赛思.舍斯塔克(Seth Shostak)的看法,尤其前者更值得讨论。

威尔森在近年著述《人类存在的意义》(The Meaning of Human Existence)中,提出了截然不同的切入点,与众一同想像「外星人」与人类存亡的关系,甚至认为无需害怕外星人殖民地球。一方面,威尔森设想外星人一旦知道地球及人类的存在,「理论上」有可能来进行殖民(总有「可能」的)。但另一方面,他却认为可能性不大,有太多实际的条件限制,令外星人放弃这种做法,理由不一定要诉诸道德层面:

「其原因有二:首先,所有外星人都有一个足以致命的弱点:他们的身体里面几乎必定会有微生物群(microbiomes,这是由和他们共生的微生物所形成的一个整体生态系统,人体里面也必须要有这类微生物群,才能维持生存)。此外,他们来的时候,也势必得携带各种作物、类似水藻的东西,或其他能够聚积能源的生物。

最起码他们得带各种合成的生物前来当作食物。但他们应该知道:地球上每一种原生的动物、植物、真菌和微生物,都有可能导致他们和那些与他们共生的微生物死亡。这是因为我们的世界和他们的世界,无论在起源、分子结构和演化途径等各方面,都大不相同。外星人的世界和我们的物种与生态体系将完全无法相容。

这种情况将会导致一场生物浩劫,而首先毁灭的将是那些前来殖民的外星人。 」

Wilson的追问和设想,比霍金更细致具体

威森尔的切入点相对具体,没有「泛泛而惧」,他固然也是出于想像,但推想问题的思维方式有别,从「细节延伸至整体」加以推想,认为假如存在外星人,同样在这个宇宙星系某「行星」之中生活,大可追问,那些外星人如何跟星球内的万物「共生」?那套模式又是怎样?

正如地球有自成一系的大自然生态,然而人类不是凭空活在这行星之上,我们的身体(尤其肠道)充满不同的微生物,此外,从呼吸到饮食需要,都置身在这些循环系统之中。

可想而知,地球与各星体在数十亿年前在宇宙中不断形成,有不同的质量与结构,地层、水份、气体的成份和占比各有不同,无论星球之间有如何庞大的差异,既然我们设想的外星人不是「凌空飘浮」在太空之中,依然是寄居在某些行星之上,难道他们不需要跟万事万物——包括微生物一起共生吗?

相比以往较为虚无的恐惧想像,威尔森尝试具体设想一些可能性,或更容易招惹人们反驳的心理动机,譬如,当有人听了威尔森的说法,可能直接跳到结论:我们一直以来是说外星人有极高的科技水平,难道他们真的要在地球殖民时,拥有的技术无法解决这些限制吗?

只是,在「设想」高科技这一点上,威森尔亦有截然不同的看法。既然,我们想像外星人有比人类「高端」数倍、十倍乃至百倍(或更高)的文明、科技水平,而且能够游走于星系之间,为何我们又假设外星人没有足够技术,促使一个或多个星球的资源「永续发展」?

大家都在想像,但一些想法有「不成比例」的落差

不然,难道他们殖民地球的目的,仅仅是出于残忍?任意喜欢?这又奇怪了,当我们想像人类的聪明智慧远远及不上外星人的时候,才因此估计他们握有极极极高水平的技术,变相,自然是指他们的聪明智慧达致的文明成果优秀得多,这么优秀的外星人,殖民地球的理由,反而是在人类眼中,一系列看起来野蛮甚或无聊(好玩)的原因?

就算不侧重在信仰价值,仅在效益层面考虑,威尔森还是认为殖民的意义不大:「这些外星人如果聪明到足以探索太空的程度(远超人类),必然也会了解生物移殖(biological colonization)是何等野蛮的行为,其中又蕴含了多么致命的风险。」

情况意味着,在威尔森眼中有太多角度和理由,都同样指向外星人为何没有殖民地球——勉强而言,「非不能也,实不为也」。他旨在抛出不同的思考角度,从来不是要断言自己「确切知道」什么答案或秘密,至于那些想法涉及其他的可能性,大可留待人们继续推想下去。但请紧记,就讨论外星人这样的话题,纯粹推想不同「假设、可能性」,绝非声称「确切证明」了什么似的,两者有非常非常非常大的距离(参与讨论的科学家都清楚这一点)。

最后略带一提舍斯塔克的说法,他在《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撰文回应多年以来,人们对外星人过份的恐惧:

「最近就『主动探寻地外文明』的好处方面,有讨论会开始向社会科学家寻求意见。诸多担忧中有一条,是否要诚实展现人类丑陋的一面。我们需要告诉地外文明我们有战争和不公正现象吗?

就个人而言,我认为这种担忧过虑了。能接收到地球无线电信息的社会必定处在比我们先进至少几世纪的发展水平。他们对人类的不良行为产生的愤怒不会比历史学家发现巴比伦人自相残杀更严重。

认为只要对他们掩盖我们不光彩的一面,就可以降低他们加害我们的动机,这种想法似乎太天真。如果确有危险存在,我们不太可能通过文过饰非把这种危险消除。 」

虽然这说法有些旁枝末节,只是在讨论一旦接触外星人时,人类应该表达些什么讯息,以免外星人厌恶人类的残忍而加害我们。但是,当中有些思考方向,触碰到更重要的价值问题,值得我们延伸反思。

或者,当我们不断在推想外星人达致各种「高」水平的文明,应该要「按比例」地推想,既然,他们理解万事万物的聪明才智,造就了远比人类辉煌的技术,超前我们目前的水平那么多,却怀有人性那种充满欲望或丑恶的劣根性,毫不考虑成本效益、协商和理据,他们没有人类若干的善意、没有少数人类精英的理智和智慧,仅仅是因为拥有凌驾性的科技水平,不知为何无法做到永续「自家星球」的资源循环,或真的做到永续,没有什么理由,只是「喜欢」肆意殖民或侵略地球。

似乎,这样设想外星人的水平和行为模式,当中有不少奇怪的落差,不成比例。

然而,无可否认的一点,就是各类恐惧外星人的想像,如时常出现的末日预言一般,发生的时间地点,还是在电影虚构的世界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